任见:神州大智慧,魅力有庄周……原创

更新日期:2018-06-12 02:23:27|责任编辑:中汇生活圈|编辑:莱特CN|点击:5297次|所属栏目:女性
导读: 原创: 任见文学艺术馆 今天 作者简介 任见:曾求学于海淀,久勤劳于民间,出版过许多书籍,在美媒开过专栏,早年有院线电影,近期撰新著多卷。 任见文学艺术馆 神州大智慧,魅力有庄周【原创】 任 见 01 历史的车轮已经滚到公元前338…

原创: 任见文学艺术馆 今天

作者简介

任见:曾求学于海淀,久勤劳于民间,出版过许多书籍,在美媒开过专栏,早年有院线电影,近期撰新著多卷。

任见文学艺术馆

神州大智慧,魅力有庄周【原创】

任 见

01

历史的车轮已经滚到公元前338年了,中年人惠施的车轮也即将滚到魏国新都大梁了。

惠施坐着一辆小车,后面却跟着五辆装满书简的大车。

注意,这家伙“学富五车” 。

惠施的主要观点是“万物毕同” ,没有差异。

惠施说“白狗黑” 、“郢都即天下” 、卵有毛、马生于卵、火不热、目不见、犬即羊,鸡三足,以及一尺之棰,日取其半,万世不竭。这个“以及”好像还有点道理啊。

后来有个人叫公孙龙,专门跟惠施唱对台戏,说“万物不同” ,“白马非马” 。

公孙龙骑马赶路,遇到了政府收费站。收费站很多啦,蒙人说“收费还贷,滚动发财”。收费站让公孙龙交买路费,他眼一瞪:“交什么交!白马非马也!”

02

惠施到了魏国大梁,整天坐在街头“论道” ,吸引了很多人。

洛阳人白圭,是个成功的经济学家,做着魏惠王的相国,白圭很反感狡诈务虚的惠施。

白圭的格言是“人弃我取,人取我与” ,曾经在洛阳开办股份有限集团公司,捣腾粮食、生漆和丝绸,发了大财。

白圭通过观察市场行情和年成丰歉的变化,进行市场操作。丰收年景时,买进粮食,出售丝、漆。蚕茧结成时,买进绢帛绵絮,出售粮食。

白圭用观察天象的经验预测下年的雨水多少及丰歉情况。

若当年丰收,来年大旱,今年就大量收购粮食,囤积货物。想让粮价增长,就专买下等谷物;想让成色提高,就专买上等谷物。

为掌握市场的行情及变化规律,白圭经常深入市场,了解情况,对城乡谷价了如指掌。

03

白圭经商,速战速决,不误时机。他把经商的理论,概括为四个字:智、勇、仁、强。

白圭常说,经商发财致富,就要像伊尹、吕尚那样筹划谋略,像孙子、吴起那样用兵打仗,像商鞅推行法令那样果断。

如果智能不能权变,勇不足以决断,仁不善于取舍,强不会守业,无资格去谈论经商之术了。

《汉书》称白圭是经营贸易、发展工商的理论鼻祖,即“天下言治生者祖” 。

白圭的商论,为后世商人效法和借鉴。商人们奉其为“商圣” 。

白圭赚大发了,就赞助水利工程,把大梁北边的黄河与河南南部的淮河水系连接起来,可以航运,可以灌溉,繁荣了两岸好些知名城市,这个运河叫做“鸿沟”,后来演变成汴河。

04

白圭经商获利,又赞助开渠,对社会有贡献,按照能人参政、带领大家共同富裕的“提拔之道” ,被魏惠王擢为卿相——国务总理。

惠施坐而论道,以荒谬的语言批评时政,白圭便很讨厌他,在魏惠王面前讽刺惠施。

白圭说,新娘子初来乍到,本来应该安稳持重,微视慢行。可是这位新娘子刚上了车就张嘴打听:“这前边拉套的马,是谁家的啊?”惠施刚到魏国,就叽叽歪歪,指手画脚,好比新媳妇,屁股还没坐稳,就唠唠叨叨成了管家婆!哈哈——

惠施听了白圭的讥刺,面不改色心不跳,说:“《诗经》有言,恺悌君子,民之父母。君子品德,高尚盛大,号称民之父母。父母教育孩子,还分什么时间场合?唉,白圭只会说风凉话啊!”

05

魏惠王却着迷于惠施,很想有点新的举措,于是让白圭离休,惠施接任相国。

惠施志得意满,谱也大了,出门就动用警察,满街道戒严,人们反感,说惠施是害虫。

但魏惠王不以为然,说:“惠施是管大方向的,他级别高了嘛,可以行乐。”

惠施有个朋友,名字叫庄周,是个大学问家,伟大的无政府主义者,他不爱用车装载自己读过的书简,因为要装,那得十车,太招摇了。

庄周游荡到了魏都大梁。

有人赶忙跑来报告惠施:“庄子来了,庄子来了。他想抢您的相位哩!”

惠施闻言,很是惶恐,说:“找他,找他。找他来,哄他走。”派人在国都中搜了三日三夜。

哪料庄子从容而来,拜见惠施,道:“老朋友见面,何至于如此啊!”

06

庄子说:“南方有一种鸟,名叫鹓鶵,您可听说过?这鹓雏展翅而起。从南海飞向北海,不是梧桐不休息,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,不是甜美如醴的泉水不喝。

“可是有一只猫头鹰,刚抓到一只臭耗子,看见鹓鶵打头上经过,就立刻仰面而视,嗷嗷大叫,哇!滚开——别抢我的臭耗子!

“现在您也想用这个方法来吓我,是吗?”

惠施被说得没脾气了,把庄子留下,每日与之辩论大道理。

星期天,阳光明媚,大梁人都到汴河边游玩,怀念洛阳大商人白圭的功绩。惠施领着庄子也来了。

俩人趴在桥栏杆上,看河水。

07

庄子说:“看,小鱼们出游从容,多快乐啊。”

惠施终于得了机会,拮难庄子说:“你不是鱼,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呢?”

庄子反诘道:“你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?”

惠施说:“我不是你,本来就不知道你快乐。而你也不是鱼,那你肯定不知道鱼的快乐。”

他们脸红耳赤地讨论,引得路人驻足静听,继而传为妙谈。

后来,惠施又对庄子说:“我得到了一个大葫芦籽,把他种下去,结果葫芦长成了精,大得像个游泳池,能装五石东西。可是怎么使用它呢?没用啊!切成瓢吧,这么大的瓢,哪有更大的缸啊。”

庄子说:“瞧瞧瞧,说你笨,你死不承认。你把他做成一艘私家游艇,装修装修,浮于江湖,到处玩乐,何等畅快也乎哉!看来,你的心性,还没有修炼到位啊!”

其实,大葫芦是完全可以充任交通工具的,水灾时,可以救生。

08

洛阳小浪底与西霞院之间,原来有个王庄大滩,实际是黄河心间一个大岛,老百姓去那上面耕种,就是腰挂葫芦渡过去渡过来的。

惠施又说,自己“庄园里,有棵臭椿树,大的要命,却东扭西曲,实在也是没用。”

庄子说:“你有这棵大树,本身就是财富,还忧虑它没用!何不彷徨乎无为于其侧,逍遥乎寝卧于其下。这多美啊,多过瘾啊!”

庄子和惠施斗嘴的故事,人们津津乐道,给后世也添了不少谈资。

后来惠施死的时候,庄子在追悼会上发表了一篇讲话,怀念两人的深刻友情。

庄子说,有一个卖把式的人,运斤成风,他的搭档把白粉涂在鼻尖上,薄若蝇翼。卖把式的人拿起斧子,从上往下劈,一斧子就削去那层薄粉,而鼻子毫发无伤,鼻子主人面不改色。后来,这鼻子的主人死了,搭档也不敢运斧子了。

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鼻子主人了。庄子说的是实话。

09

赵国的赵文王,喜欢剑术。

剑士们纷纷前来献技,以至于挤在宫门左右,像天朝上国赶考公务员似的,达三千人之多。

剑士们日夜在赵文王面前相互拚杀,每年为此而死伤的人,数以百计。

但赵文王好之不厌,兴趣不减。

于是,像“楚王好细腰,国人皆饿死”一样,赵文王好剑术,民间尚剑之风大盛,侠客蜂起,游手好闲之徒日众,耕田之人日少,土地荒芜,国力渐衰。其他诸侯国意欲乘此机会攻打赵国。

赵国太子赵悝,忧虑不已,召集左右商量道:“如此下去,必将国破家亡,为别国所制。诸位大臣中,如有既能悦大王之意,又能止剑士相斗者?吾将赏赐千金。”

左右异口同声说:“庄子可担此任也。”

10

太子问:“庄子是什么人?”

有人答曰:“是个智者,是个隐士。其才足可经邦,其能足可纬国,其辩可以起死回生,其说可以惊天动地。如能请他前来,定能顺大王之意,又能救民于水火。”

太子便派使者带上千金去请庄子。

庄子见了使者,听明来意,说道:“此事何难,竟值千金之赏?”

庄子坚辞不受千金,而偕使者一道去见太子,问太子道:“太子赐我庄周千金大礼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太子说:“闻先生神明,特奉上千金作为您和您的弟子们一路前来的开销。先生不收下,我赵悝还敢说什么呢?”

庄子说:“听说太子想要用我庄子劝谏大王绝弃癖好。倘若上招大王不悦,则下有负太子,庄周会受刑而死,要千金何用?假使臣既能上讨大王之欢心,下又使太子称心,我在赵国又何求而不得呢?”

11

三天后,庄子见赵文王。文王长剑出鞘,白刃相待。

庄子气宇轩昂,神色萧然,入殿门不趋,见大王不拜。

赵文王道:“太子介绍您来,欲以什么教给寡人?”

庄子道:“臣闻大王好剑,故特以剑术拜见大王。”

赵文王问庄子的剑术有何特长。

庄子说:“臣之剑锋利无比,臣之技天下无双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头。”

文王大为欣赏,不由说:“倘真如此,天下无敌矣!”

庄子说:“夫善舞剑者,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后之以发,先之以至。愿大王给机会,让臣得以一试。”

赵文王道:“先生且在宾馆休息几天,等安排好后,再请试剑。”

12

于是,赵文王以比剑选择高手,来跟庄子对剑,连赛七天,死伤者六十余人,最后有五、六位佼佼者出线。

赵文王让他们持剑恭候于殿下,请庄子来一决雌雄。

庄子欣然前来,赵文王下令给他:“此六人都是高手,望您大显身段,一试锋芒。”

庄子答道:“盼望好久了!”

赵文王问庄子:“不知先生要持什么样的剑?长剑,短剑?”

庄子答说:“臣持什么剑都可以。不过臣有三剑,专为大王所用。请允许我先言后试。”

赵文王点头,道:“还有这么多说道?寡人愿闻其详。”

庄子道:“臣之三剑,分别是:天子剑、诸侯剑、庶人剑。”

13

天子之剑,以燕溪、石城为锋,齐国、泰山为锷,以晋、卫两国为背,以周、宋两国为首,以韩、魏两国为柄,包以四夷,裹以四时,绕以勃海,系以恒山,制以五行,论以刑德,开以阴阳,持以春夏,行以秋冬。

天子之剑直之无前,举之无上,按之无下,挥之无旁。上决浮云,下绝地维。此剑一出,匡正诸侯,威加四海,德服天下。

诸侯之剑,以智勇之士为锋,以清廉之士为锷,以贤良之士为背,以忠圣之士为首,以豪杰之士为柄。

诸侯之剑,直之亦不见前,举之亦不见上,按之亦不见下,挥之亦不见旁。上效法圆天,以顺三光;下效法方地,以顺四时;中和民意,以安四乡。此剑一用,如雷霆之震动,四海之内,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。

庶人之剑,蓬头突鬓垂冠,浓眉长须者所持也。他们衣服前长后短,双目怒光闪闪,出语粗俗不堪,相击于大王之前,上斩脖颈,下刺肝肺。此庶人之比剑,无异于斗鸡,─旦不慎,命丧黄泉,于国事无益无补。

臣窃为大王深感遗憾,因大王坐天子之位,却好庶人之剑!

赵文王听完庄子“三剑之论”,立马起身,牵庄子双手上殿。命厨师杀鸡宰羊,好酒好菜,款待庄子。

赵文王自听庄子畅论三剑后,三月未出宫门。自此戒绝好剑之瘾,一心治理国家。

那些剑士自觉再无出头之日,个个心怀忧惧,不久都纷纷逃散或自杀了。

14

但庄子,也有迷茫的时候。一天,他即席而坐,仰天而叹,沮丧得如失魂落魄一样。

弟子侍立在旁,询问原委,庄子说,丧失了自我。

弟子道:“自我是什么?弟子愚钝,实不明白。”

庄子道:“骨骼、五腑六脏,遍存于一身,可自我究是什么?百骨九窍、五腑六脏,彼此有臣妾关系吗?如果皆是臣妾,这些臣妾之间到底是相互制约呢?或是轮流为君臣呢?

“唉,人生一旦接受精气,成就形体,不知不觉中精力就耗尽了。天天与外物争斗摩擦,精神耗失,像马飞奔一样,而自己却不能制止,不亦太可悲了?

“终身忙碌而不见成功,颓然疲役而不知归宿,可不哀邪!虽说身体不死,有何益处?心神也随身体消亡,可不谓大哀乎!

“人之生时,本来就这样茫然吗?抑或只我独觉迷茫而别人都不迷茫吗?

“天下万物,都是彼此相对。故没有彼就没有此,没有你就没有我,这就是相反相成,可不知是谁使成这样的?是冥冥之中的道吗?

“然而,所谓的‘道’,又是什么样子啊……道……道……道……”

15

另一弟子,见庄子沉默许久,好像休息过来了,遂问道:“弟子想知道,怎样才算了解大道呢?”

庄子说:“了解道的人必定通达于理,通达于理的人必定明白权变,明白权变的人才不会因外物而害累自己。

“有至德的人,入火不觉热,沉水不能溺,寒暑不能害,禽兽不能伤。这是因为他能明察安危,安于祸福,谨于去就,没有什么东西能损害他。”

弟子接着问:“先生尝言,以道观之,无贵无贱,无大无小。那么有没有一定的是非标准呢?也就是说,先生您知道万物有一个共同认可的真理吗?”

16

庄子说;“我不知道。即使如此,我不妨尝试着说说。怎么知道我所谓知不是不知呢?又怎么知道我所说的不知不是知呢?我且试着问几个问题。

“人睡在湿地上则会腰痛,泥鳅会这样吗?人在树上则心惊胆战,猿猴会这样吗?人、泥鳅、猿猴,这三者谁知真处?

“人喜欢吃蔬菜肉食,麋鹿吃草,蜈蚣爱吃蛇,猫头鹰嗜鼠,人、兽、虫、鸟这四者,谁知真味?

“狙爱雌猿,麋爱与鹿交,鳅爱同鱼游。毛嫱、丽姬,人认为美;可鱼见之则深入于水,鸟见之则高飞于天,麋鹿见之则远逃于野。这四者,谁知真正的美色?

“在我看来,仁义之端,是非之途,或对我有利,或对彼有害,利害各有其标准,我怎能搞清其中的区别?”

弟子问:“您不知利害,那至人也不知利害吗?”

庄子说:“至人是神人。大泽焚而不能热,河汉冻而不能寒,疾雷破山、飘风振海而不能死。像这样的人,乘云气,骑日月,而游乎四海之外,对待生死尚且无动于衷,何况利害之端呢?”

17

有弟子深为是非问题苦恼,请教庄子怎么对待。

庄子道:“事物皆有两面。因是因非,因非因是。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;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;因此圣人不拘泥于是非之途,而明照于天道。此亦彼也,彼亦此也。

“以道言之,是无定是,非无定非。因此,粗与细,丑与美,正与斜,其一也。”

南方的楚威王听说了庄子的高行,就派了两个大夫前来找他,请他出山当官。

庄子正在钓鱼,端着渔杆,头也不扭,说道:“从前,你们楚国有一只老神龟,死了三千年了,乌龟盖儿敬奉在你们的朝堂之上,算是国家吉祥物吧,人们都来祭拜。请问,老乌龟是愿意死掉当个吉祥物呢?还是曳尾于泥中,活在大自然呢?”

两大夫说:“还是曳尾于泥中,图个欢快自由啊。好死不如赖活着嘛。”

庄子说:“你们说得有道理,我还是曳尾于泥中吧,自由自在好了。你们快走吧!不要缠着我,邀我当官了!”

18

惠施怕庄子替代他,其实连楚王也请不动庄子,庄子拒绝做官。

楚国知道延揽人才,所以在南方发展得不错,向北打,也总有猎获。

从楚威王、楚怀王,到楚顷襄王、楚考烈王,都有点威风,鲁国就是它吃掉的。

庄子不光是拒绝去楚国当公务员,哪个国家他也不感兴趣,他说:“正人君子谁干那个呢!”

庄子的心怀,只在顺乎自然,对水草山川宇宙万物以及他自己,都很满意。

庄子没有物质财产,情感财产却不少,鼹鼠饮河,不过满腹,他只求内心更明媚、更浓绿、更热烈。

庄子反对一切人为,反对把仙鹤的长腿嫁接给麻雀。

庄子不关心城市生活,不关心诸侯经济,不关心开发民智和缩短贸易顺差、贸易逆差,以及进出口增长与否。

庄子也不关心人民的温饱。当然,人民也不关心他。

19

即使万木萧杀,庄子也要出游,他喜爱自然,比之任何人都要特色突出。

秋冬之际,万木凋零,枯草遍野,黄叶漫卷,乌鸦哀号。庄子偕弟子穿行在崇山峻岭之中。

庄子破帽遮头,旧衣裹身,脚穿烂麻草鞋,踩着崎岖的山路,迎着萧瑟的秋风,望着惨淡的夕阳,仰天长啸、放声高歌。

凤兮凤兮,何如德之衰也!来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。

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无道,圣人生焉!方今之时,仅免刑焉!

福轻于羽,莫之知载;祸重于地,莫之知避。已乎,已乎!临人以德。殆乎,殆乎!画地而趋。

迷阳迷阳,无伤吾行。吾行却曲、无伤吾足。

其他季节,庄子更要出游了,伟大的自然学家嘛。

20

庄子带着弟子,走到一座山脚下,看见了一株大树。

那棵大树枝繁叶茂,耸立在大溪旁,特别显眼。但见这树:其粗百尺,其高数千丈,直指云霄;其树冠宽如巨伞,能遮蔽十几亩地。

庄子问旁边的伐木者:“请问师傅,如此好大木材,怎一直无人砍伐?以至独独长了几千年?”

伐木者似对此树不屑一顾,道:“此树是一种不中用的木材。用来做舟船,则沉于水;用来做棺材,则很快腐烂;用来做器具,则容易毁坏;用来做门窗,则脂液不干;用来做柱子,则易受虫蚀。此乃不材之木也,无所可用,故能有如此之寿。”

听了伐木工之言,庄子对弟子说:“此树因不材而得以终其天年,岂不是无用之用,无为而于己有为乎?”

无用之用,方是大用。弟子恍然大悟,点头不已。

21

庄子又说:“树无用,不求有为而免遭斤斧;白额之牛,黑臀之猪,痔疮之人,巫师认为是不祥之物,故而祭河神使,才不会把它们投进河里。

“残疾朋友,征兵不会征到他,故能终其天年。形体残疾,尚且可以养身保命,何况德才残疾者呢?

“树不成材,方可免祸;人不成才,亦可保身也。”

庄子愈说愈兴奋,总结性地说:“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却不知无用之用也。”

师生们出了山,留宿于庄子故友之家。

主人很高兴,命儿子杀鹅款待。

儿子问:“一鹅能鸣,一鹅不能鸣,请问杀哪只?”

主人道:“当然杀不能鸣的。”

22

第二天,出了朋友之家,没走多远,弟子便忍不住问道:“昨日山中之木,因不成材,而得终其天年;今日主人之鹅,因无本领,被杀掉了。弟子糊涂,请问:先生将何以处之?”

庄子笑道:“我将处于材与不材之间。然而,材与不材之间,似是而非,仍难免于累……”

庄子欲言又止,弟子急待下文:“那又怎处世呢?有材不行,无材也不行,材与不材也不行,究竟如何是好?当今乱世,人究竟怎样安息?”

庄子问道:“你知道野鹌鹑是怎样饮食起居的吗?”

弟子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说:人应像野鹌鹤一样起居:以四海为家,居无常处,随遇而安;像野鹌鹑一样饮食:不择精粗,不挑肥瘦,随吃而饱;像野鹌鹑一样行走:自在逍遥,不留痕迹?”

庄子微笑着点点头:“也只能这样啦。”

23

庄子的妻子病了,庄子结束周游,回家照顾,一年后,医治无效了。

朋友们来吊唁,见庄子盘腿坐地,鼓盆而歌。

朋友责问庄子:“人家与你夫妻一场,为你生子、养老、持家。如今去世了,你不哭亦足矣,还鼓盆而歌,岂不太过分、太不近人情了吗?”

庄子说:“不是这意思。她刚死时,我怎会不感悲伤呢?思前想后,我才发现自己仍是凡夫俗子,不明生死之理,不通天地之道。如此想来,也就不感悲伤了。”

朋友仍然不平,质问道:“你所谓生死之理,又当如何?”

庄子说道:“察其生命之始,而本无生;不仅无生也,而本无形;不仅无形也,而本无气。阴阳交杂在冥茫之间,变而有气,气又变而有形,形又变而有生,今又变而为死。故人之生死变化,犹如春夏秋冬四时交替也。

“所以,她虽死了,人仍安然睡在天地巨室之中,而我竟还悲哀地随而哭之,自以为是不通达命运的安排,故止哀而歌了。”

这,正是老子李耳的生命认识。

难怪后世称呼“老庄”“老庄”啊!

24

朋友们说:“理虽如此,然情何以堪呀?”

庄子说:“死生,命也;其有夜旦之常,天也。

“汝身非汝有也,是天地之委托也;生非汝有,是天地之委和也;性命非汝有,是天地之委顺也;子孙非汝有,是天地之委蜕也,故生者,假借也;假借它而成为生命的东西,不过是尘垢。

“死生犹如昼夜交替,故生不足喜,死不足悲。

“死生都是一气所化,人情不了解此理,故有悲乐之心生。既明其中道理,以理化情,有什么不堪忍受的呢?况且得者,时也;失者,顺也。安时而处顺,哀乐不能易人也。”

转眼又去数年,也到了庄子大限之日。

25

高足侍立床前,泣语道:“伟哉造化!又将把您变成什么呢?将送您到何处去呢?”

庄子道:“父母于子,令去东西南北,子唯命是从。阴阳于人,不啻于父母。它要我死而我不听,我则是忤逆不顺之人也,有什么可责怪它的呢?夫大地载我以形,劳我以生,逸我以老,息我以死,故善待吾生者,亦同样善待我死也。弟子该为我高兴才是。”

高足听了,竟呜咽有声,情不能禁。

庄子笑道:“你不是不明白:生也死之徒,死也生之始。人之生,气之聚也。聚则为生,散则为死。死生为伴,通天一气,你又何必悲伤?”

学生说:“生死之理,弟子何尝不明。只是我跟随您至今,受益匪浅,弟子却无以为报。想先生贫困一世,死后竟没有棺椁,也没有什么陪葬。弟子所悲者,即为此也。”

26

庄子坦然微笑,说道:“我以天地作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以星辰为珠宝,以万物作陪葬。我的葬具岂不很完备吗?还有比这更好、更多的陪葬吗?”

“唉!担心乌鸦、老鹰啄食先生。”

庄子平静笑道:“放在地上被乌鸦、老鹰吃掉,埋在地下被蝼蚁、老鼠吃掉,二者有什么两样?夺乌鸦、老鹰之食而给蝼蚁、老鼠,何必这样偏心呢?”

庄子的一生,是智慧的一生,美妙的一生。

庄子不刻意而高,无仁义而修;无功名而治,无江海而闲;不道引而寿,无不忘也,无不有也。

庄子其生也天行,其死也物化;静而与阴同德,动而与阳同波;不为福先,不为祸始;其生若浮,其死若休。

后山乱曰:庄子的境界,是没有边际的。庄子于虚静中挥洒他的放诞,于达观中流露出些许狡黠。大哉庄子,淡然独与神明居,古之魅力真人也!

27

庄周一生,著作十余万言,收集在《庄子》中。

庄子,在先秦中国,是煌煌巨著第一人,《庄子》五十二篇,以《逍遥游》为代表,是中国古代典籍中的瑰宝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

庄子在哲学上继承发扬了老子和道家的思想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哲学思想体系和独特的学风文风。

庄子提出“道”是客观真实的存在,把“道”视为宇宙万物的本源,讲天道自然无为。

在政治上,庄子主张无为而治。

在人类生存方式上,庄子主张返朴归真。

28

庄子对当时统治者的“仁义”和“法治”进行抨击,对世俗社会的礼、法、权、势进行了尖锐的批判,提出了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” ,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为诸侯”的精辟见解。

庄子认为,人生的最高境界是逍遥自得,是绝对的精神自由,而不是物质享受与虚伪的名誉。

庄子对后世的影响,不仅表现于独特的哲思,而且表现于精美的文学。

庄子的思想,不是干巴巴的说教,相反,都是通过一个个生动形象、幽默机智的寓言故事,巧妙活泼、引人入胜地表达出来的。

《庄子》全书,仿佛是一部寓言故事集,这些寓言表现出超常的想象力,构成了奇特的形象,汪洋辟阖,仪态万方,具有石破天惊、振聋发聩的艺术感染力,晚周诸子之作,莫能先也。

29

任见:在美、德等中外媒体开设过文化专栏,与欧洲的大学合作有宗教史成果,著有《中国宫城建筑文化论析》《巫文化诠讲录》《帝都传奇》(10卷)《三代演义》(4卷)《浪漫国度》(6卷)、《封建西欧》(2卷)、《见识法国大GM》《总统西欧》《刘禹锡传》《白居易传》《刘秀传》《曹操传》《中原移民史话》《丝路密码》(2卷,国家出版基金2018项目)等70余种3000余万字,长篇《异情深处》在纽约媒体连载,曾有院线公映电影及供央视电视剧,有在北师大、北大的“国家文化建设”演讲,另有大量书画、雕塑、建筑评论等,还有散碎作品数百万字。

本文在素材堆中,本拟以后修改了才发的,但现在决定发在这里,为的是赠予朋友、青年文化学者Kumar(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Nepal)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