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落江南,二月花开,他还在你回家

更新日期:2018-02-12 19:39:45|责任编辑:中汇生活圈|编辑:语笙之音|点击:9319次|所属栏目:文娱
导读: 民国二十九年,腊月廿二,没有遗物,没有遗言,没有遗体,一件戏服伴着一 夜冬雪,一代名伶瞒着世人悄然下葬。 世人说戏子无情,我二月红不在乎,可唯独你…… 张启山,你可听过戏子常无情,动情,则至深? 张启山,你看看我,回头看看我…… 你若回头,便可知,红某…

民国二十九年,腊月廿二,没有遗物,没有遗言,没有遗体,一件戏服伴着一 夜冬雪,一代名伶瞒着世人悄然下葬。

世人说戏子无情,我二月红不在乎,可唯独你……

张启山,你可听过戏子常无情,动情,则至深?

张启山,你看看我,回头看看我……

你若回头,便可知,红某……

你是将军,有你的大义,而红某只是俗人……

《典狱司》里那个人磨去了他所有的执念和情深爱恋。却只把煎熬当成赎罪,总以为这罪赎了,情还了,便可以一身淡泊再不归来。下决心要告诉对他内心的爱恋感情时,那人却心灰意冷再不回来了。

“看过故人终场戏,淡抹最适宜,怕是看破落幕曲,君啊江湖从此离”终场戏,落幕曲,从此离,淡抹最适宜,始终没有浓浓一笔写下你的情,如同你历经世事,看惯风雨,平淡是真,无须修饰不必有的那种淡然洒脱。然而,君还记?谁还记?喝醉酒的瞬间以为逝去的人还健在,梦醒后才知心痛,到处都飘着关于君的回忆。“如果命中注定我和君是仇人,只想彼此放下仇恨,来世再相逢。”歌曲以唱、戏穿插,其实人生如戏,不知道落幕时,如果再听一曲,会不会还有你出现?

歌词既悲壮部分,又令人惋惜遗憾。将军啊,早卸甲,他还在等他回家,无尽的期盼与思念,歌词中尽可见这种情感。生死别离是一瞬,一切归零,然而并不代表过去的已不存在,而是更加深刻的篆刻在灵魂中。

便愿下辈子投胎莫要作了那娼妓戏子,凭白来祸害我们这些情深之人。

雨落江南,二月花开;太平长沙,末子添衣;梨园醉别,优伶海棠;民国二十九年,看二月红荣归故里。

分享: